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合彩图纸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丽水一老赖欠下千万跑!债主急了!

时间:2017-08-17 23:04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“六合彩”是由中国主办、且只能在特别行政区内开展的投注业务。然而近年来,以为“模板”的非法“地下六合彩”却从广东向福建等地渗透,景宁畲族自治县与福建毗邻,这股浊流借着迅猛发达的通讯网络逐渐向景宁城乡蔓延。景宁在社会治安管控中及时发现苗头,并于今年6月下旬启动“飓风行动”,一举捣毁“地下六合彩”黑网,抓获嫌疑人黄某某、梅某某、严某某等50余人,其中20余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,有力了畲乡风清气正的社会。

  今年2月,景宁警方连续接到市民报案:一位名叫严某某的人借钱不还,而且疑似已经“跑”。

  从报案情况看,严某某长期以做生意为名向亲戚朋友“集资”,少则一二万元,多则几十万元。此前,他会按照约定支付利息,但在2017年春节前后已经停止支付。

  警方初步调查发现,严某某集资额达到千万元,但其名下并没有什么正规生意,而是一直处于无业状态,但通过其资金流水,可以看出其资金流动异常。警方深入调查后,发现严某某长期参与“地下六合彩”赌博,而且下注赌资较大,其非法集资的集资款,应是用在了“地下六合彩”的赌博活动中。而此时,得知债权人报案后,严某某也是有家不敢回,藏匿了起来。

  通过开展外围调查,警方发现了一个从福建延伸到景宁的“地下六合彩”赌博黑网,其中从小庄家到大庄家,形成了1-5级相互依托、相互交错的网络,非法投注活动已经借助微信、QQ等媒介,在城乡尤其是农村蔓延。由于这种投注金额不限大小,既可以下注1-2元,也可以下注几千元甚至几万元,在高赔率的下,参与者越来越多。

  而同样在今年年初,景宁县城金惠小区2幢4号1楼发生了一起悲剧:一名女子带着孩子。当天17时30分许,租户梅某(男,现年41岁,景宁大漈乡人)在外务工回家,发现妻子梅某某(女,现年33岁,景宁大漈乡人)躺在自家床上,左手手腕受伤,人已不清。经抢救,梅某某脱离了生命。警方深入调查发现,梅某某是在涉嫌一起刑事案件后,起因是其于“地下六合彩”赌博而欠下了60多万元巨额债务难以,她万念俱灰,只想以死来。

  景宁警方下定决心,一定要铲除从外省渗透的“地下六合彩”网络,拔掉这根赌博的“毒苗”,畲乡良好治安。

  景宁与福建省福鼎、福安、霞浦、柘荣、寿宁毗邻。警方调查发现,这些省外“地下六合彩”人员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将投注网络不断延伸、渗透到景宁县东坑、大漈等乡镇。而随着务工人员的流动,这些“投注网点”也逐步扩散,他们以老乡、熟人等为纽带,务工人员和无业人员参与其中。

  到底是什么“魔力”使一些人对这种非法赌博活动趋之若鹜?警方的调查揭开了这张“黑网”:面对虚幻的“”和“40倍的赔率”,赌民怀着“一夜暴富”的幻想不断沉沦、欲罢不能。

  “地下六合彩”,都是打着正规六合彩的旗号行骗,并根据周二、周四开时间同步“开”,但“地下六合彩”与根本就没有任何关联,“地下六合彩”的大庄家只是借用了的模式进行所谓的“开”。

  据“庄家”嫌疑人黄某某交代,“地下六合彩”和正规模式相似,以开数据为依据,每期从六合彩的49个数字中随机抽取一个数字作为“中”。开前,“彩民”到大小庄家处投注,中后到庄家处“兑赔”。一旦买中“”就可以从“马头”处得到40倍的金。开时间和“”均以“六合彩”开日(每周二、四)为准,所以给人感觉很“正规”、很有“保障”的错觉。

  “”和“40倍赔率”本身就是虚幻的,为了得到“”,“地下六合彩”组织会通过网络或庄家卖“”或“透码”。购买者要付出数百元至数万元不等的“入会金”,而这些所谓的“”全部是卖方根据所谓“经验”和“规律”、甚至是信口胡编“制造”出来的。此外,“地下六合彩”图纸也是一种赌博方式,这些图纸上写着“神虎”“白羊”等故弄玄虚的字样并配以图案,通过售卖谋利。

  庄家设下的“玩法”可谓花样百出,黄某某说,这些吸引下注的陷阱紧扣人们奢望“一夜暴富”的心理,让人觉得有趣、刺激并最终像吸毒一样成瘾,一旦其中很难自拔。

  据一位姓张的进城务工人员介绍,他第一次下注20元,中了800元,从此便陷入了“地下六合彩”的深渊:“每周都投注,而且投注金额越来越大,投向的庄家也不止一个,最后每个月都借钱买码,半年下来就背了5000多元的外债。幸好现在警方打掉了这个,我身边的工友都已经戒赌,我也从此了。”

  “地下六合彩”不仅借助的“外壳”,由大庄家各种“玩法”牟取暴利,还建立了一条环环相“吃”、层层互赌的“黑色赌博链”,确保了只有庄家才能得利,而赌民的结局只有一个:输,而且越输越赌、越赌越输。

  据办案介绍,“地下六合彩”网络至少形成了1-5级的大小庄家“扣环”,这些大小庄家既属于“上下线”的关系,也属于平行关系。比如大庄家发展了几个“中线”,“中线”又发展“小线”,这些“中线”和“小线”具有一定人脉资源,大多是一些包工头、棋牌室管理者等,他们发动熟人利用电话、微信、QQ等途径广泛参与“投注”和“买码”。根据其内部规则,“小线”收来的钱应交给“中线”,“中线”则把钱交给大庄家,期间收取所谓的“防水费”获得报酬。但实际操作中,“小线”收到钱后往往先独吞一部分,而“中线”也抱着同样的心理吞掉一部分赌资后再往上线转移,形成了环环相“吃”、层层互赌的“黑色赌博链”,所以投注者如果中,小额可能会兑现,遇到大额的金,根本无法兑现。

  对于这些黑幕,非法集资参与“地下六合彩”赌博的严某某也是心知肚明,但却无力自拔。办案民诉记者,严某某在藏匿后很快被警方抓获,即使是在被警方追逃期间,他还在参与外省一些“地下六合彩”的赌博。据严某某交代,“地下六合彩”的“水”很深,第一是中概率本身非常低,第二是赌资被层层后,即使真的中了大也拿不到金。所以他在投注时,即使买的是同一个码,也会向不同的庄家买,因为每个庄家的金额也不一样。警方调查发现,严某某有一期赌博中竟然疯狂投注20万元,分4个庄家下注,每注达5万元。但结局可想而知,严某某的这些钱款都打了水漂:“我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,只能寄望于买中‘’、拿到‘40倍赔率’翻身。”

  目前,景宁警方正在开展案件深挖工作,对外省延伸而来的“地下六合彩”网络进行全面铲除,截至记者发稿时已上网追逃5人,2人。同时,警方正在各乡镇村庄、社区开展打击、抵制、举报“地下六合彩”的整治行动,合力荡清“地下六合彩”浊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相关推荐